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致我們奮斗的時代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愛情到底是什么
    冬日的早晨,天還沒有大亮,夏青就早早的起來,開始不停地收拾自己,選衣服都快選了整個衣柜,好像穿那一件自己都不滿意。

    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她終于收拾好了自己的形狀,把自己打扮的溫文爾雅的樣子。

    韓斌的媽媽已經站在門口在催了,今天是可以探訪韓斌的日子,她們兩個都是最愛他的女人,自然有些迫不及待。

    夏青這是第一次去探望他,又是好幾個月沒見他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是瘦了還是胖了,一路上她都在想和他見面的場景。

    車子很快就駛向了目的地,韓斌的媽媽下車就往探望間里沖了過去,先在門口除登記以后就迫不及待的跑了進去,這時候她好像完全忘了夏青的存在。

    夏青緊跟其后的追隨了上去,看到她焦急的坐在那里等待韓斌出來,眼睛一直瞪著出來的地方沒有眨眼過,這應該就是一個母親對待孩子最平凡的愛吧。

    隨著開門聲的傳來,那道門被打開了,韓斌從里面走了出來,他低著頭,好像不敢太對看向外面。

    他的頭發被剪短了,穿著深灰色的衣服,身后跟隨著兩個人,送他到了以后就站在了一旁。

    夏青看著消瘦的他,心里說不出的難受,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涌上了心頭。

    韓斌已經在和她媽媽討論著什么,但是他一直低著頭,一直不敢抬頭,難道是因為害怕面對她嗎?夏青在心里開始胡思亂想。

    “小夏,你快過來,過來和韓斌聊幾句吧!”韓斌的媽媽好像說完了,讓她去聊聊,剛才她在走神沒有注意他們都說了什么。

    中間隔著一塊透明的玻璃,一根電話線,傳達著無數人的相思之苦。

    “你怎么來了?什么時候回來的,是開始實習了嗎?你以后都在桐梓了嗎?”韓斌好多的問題一下子就說了出來,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夏青有點不知所措,都不知道該先回答他那一個,她用手擦干自己掛在臉上的淚珠,笑了一下,從新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準備開始回答這一連串的問題。

    “這樣才好看嘛,看到我就應該高興不應該有淚水的?!表n斌也勉強自己笑著說。

    當夏青告知他以后她都在桐梓了,還跑去和他媽媽住在了一起時,他突然臉色就變了,非常堅決的反對夏青搬去和他媽媽住,雖然夏青也不知道他為什么反對,但是看到他陰沉的臉,夏青也被嚇到了。

    她很想問他為什么,但是她還是沒有開頭,不想在這個地方,這樣好不容易可以又探訪的機會和他吵的不開心。

    夏青立馬就順著他的意,笑聲連連的答應他,回去就搬回自己的家里,不會在他家打擾阿姨,只要他不生氣就好。

    聽到夏青這樣說,韓斌好像松了一口氣,氣氛又變了緩和了一些,兩個人一直聊到探訪時間結束,站在他身邊的警察大哥催促了,才肯放下電話,從學校聊到了社會,從韓晨聊了寧靜,再聊到林佳佳,似乎每一個人都是韓斌掛念的。

    掛斷電話線以后,一個轉身兩個方向,兩個人就這樣要各走各的,埋頭往前走。

    此時夏青在想:“我不敢告訴你,你媽媽精神有問題了,只希望她能堅持到你出來的那一天,我在外面唯一可以為你做的就是照顧好她和等你了?!?br>
    就在韓斌的門快被警察關閉的時候,他回頭了,看到買兩個遠去的背影,他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眼淚大顆大顆的從臉上滾落下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時的韓斌在想:“其實他不是不愿意她和她媽媽住,而是因為他現在是一個勞改犯,配不上她了,她那么高高在上的一個公主,不應該為了她吃這些苦,受人的眼光?!?br>
    韓斌知道,她爸爸在這個縣城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加上她家在這里的酒店,在這個縣城里是最好的酒店,應該還有他不知道的生意純在,他怎么可以讓她因為他的緣故受人指點呢。

    韓斌從開始就明白,這次他闖下了大禍,他家是不可能再完整了,他也不可能原諒他爸爸,這次事件在桐梓縣里鬧的沸沸揚揚,夏青的爸爸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夏青喜歡的人是他,一定不會把自己的女兒交給一個樣一個人,要是他自己也不會,所以從他進來的那天開始,他就沒有抱任何的希望,他到希望夏青能夠把他當作過客,好好找個人就嫁了,也許這樣他的心里會更好受一些。

    其實他的心里很愛很愛他,她也很愛很愛她,所以她們說出的話,也許就是讓對方得到安心罷了。

    都說口不擇言會造成一個人一生的痛苦,有些話不敢說話,只有讓許多人說出了謊言,每一句說出的話,可能都會使許多事情,許多東西變了質,而最令人難過的,莫過于逼著兩個真心愛著對方的人,為了對方都用了謊言。

    生活總是沉重不堪,每個人都在為之努力,有些事做了錯了可以回頭,有些事即使再努力也沒辦法回頭了,因為犯錯是永無止境。

    回去的路上夏青一直心神不寧的樣子,其實她很不理解,韓斌為什么如此反對她住在他家里,他在害怕什么,她知道女孩子都不怕。

    越想她自己就越想不通,整個人就像陷在了深淵,無法自拔。

    也許活在塵世的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都有一顆瘋了一般在意那個人的心,在這顆堅忍真摯的心受到對方不認可和質疑的時候,我們就變得像是發怒了的獅子,就想自抓狂,但是,即使再發怒,那張血盆大口卻始終不舍得朝著對方咬下去。

    也許我們都是這樣的一種人,有時候無情又冷漠,自以為這樣就是愛其實有時候并非就是別人想要的,當經歷了愛情,才發現,愛是真的,痛也是真的。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马耳他幸运飞艇百科 大唐麻将全集官网下载 最新赌博代理怎么推广 麻将游戏4人打 博彩网kk 网上哪里可以购买江西快三 上证银行指数 手机网络赚钱方法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