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同居
    白鶴亮翅本來等級就接近六十級,襄陽任務這小子也沒少撈貢獻,而且后面幫派的自由分配貢獻白鶴亮翅作為萬圣山的最核心高手,肯定也拿了大頭,何況又私吞了割一刀震九州的獎勵。

    能夠升到七十級一點兒也不奇怪。

    《太岳劍法》和《紫霞神功》一直都是白鶴亮翅主流武學,品階也都只是高級,所需求熟練度遠不及絕學那般恐怖,以白鶴亮翅的天賦一個月之內將境界提升到八層也是情理之中。

    最重要的是,這家伙背后有大幫派支持,資源充足,加境界的裝備肯定是不缺的,所以才能在七十級封頂的時代,強行把功法境界提升到了一代宗師境界。

    只是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原來武學練到最高層次后,還能更近一層,進入什么先天境界。

    ……

    接到系統的消息,王遠直接就地下線,并十分好奇的打開電腦登上了論壇,想看看這所謂的先天境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時的論壇上,也是炸了鍋,對于武俠游戲突然出現了玄幻游戲里的名次感到茫然和不解和不接受。

    “什么狗屁劍修法門!什么狗屁先天境界,玩你馬啊,龍騰吃棗藥丸!”

    “我們要玩武俠游戲,為何搞出了一個修仙的!你直接做個仙俠游戲不就完了?”

    論壇上罵聲一片。

    這也不難理解,修仙和武俠本就是兩個次元,在武俠的世界里突然出了一個疑似修仙者的玩家,這顯然是破壞平衡的存在。

    王遠的《金剛不壞神功》的確也有些破壞平衡,可定位卻是武俠功法,不存在超次元一說,白鶴亮翅這就是典型的游戲平衡破壞者了。

    罵聲中,也有冷靜分析的。

    “《大武仙》,這游戲名字已經說明了游戲的題材了啊……只是咱們一廂情愿把他當成武俠游戲而已?!?br>
    “紫霄神劍決雖是劍修法門,但白鶴亮翅終究只是七十級,境界不夠未必比普通玩家強多少?!?br>
    對于這些分析,王遠倒是表示很贊同。

    如果按照等級限制修為的話,白鶴亮翅的真實修為也就八層境界,之所以能夠提升到十層,完全是身上的裝備加持。

    先天武者的定位,最多也就比一代宗師境界高一個層次,即便白鶴亮翅現在踏入先天,實力的提升也不會太變態,除非他的武學境界無視等級再度提升。

    再者說了,這游戲里二百級的BOSS,都還是留在武俠世界,白鶴亮翅不過七十級,難道實力就超過張三豐了?這必然是不可能的!

    所謂先天境界,還是得看平日的屬性積累,若只是把兩門武學修到一代宗師境界就步入先天,那游戲里的大BOSS們,哪個身上不帶幾門最高境界的絕學,何至于五百年出不了一個先天高手。

    就在王遠繼續翻帖子找線索的時候,突然又一個帖子吸引了王遠的注意力。

    “武俠游戲中怎么沒有修仙法門?你們知不知道有個逍遙派的門派?這個門派就是一個修仙門派!”

    “逍遙派?修仙嗎?”王遠見狀,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似乎還真是這么一回事。

    逍遙派武學,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功法,入門就比尋常門派高一層次也就算了,這個門派最基礎的小無相功,都是必須打通全身所有經脈才能學習。

    這一點,儼然已經超越了絕大多數功法理念。

    至于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之類,更是以小無相功為基礎的可怕武學,說是修煉法門一點兒也不為過,只不過這修煉法門比較初級,所以在武俠層次來看,就是絕學級別的功法。

    所以根據這個論點來看,白鶴亮翅所謂的《紫霄神劍決》可能就是一門絕學……

    “既然北冥神功都能算修煉法門,那金剛不壞神功呢?”王遠突然開始意淫:“莫非也是修仙法門?嘿嘿!”

    游戲正在更新資料片,論壇上尚未有更新內容,全都是來自玩家的猜測和謾罵。

    又研究了一會兒,沒有找到什么有營養的信息,王遠干脆關了電腦,穿上衣服便來到了樓下。

    常年宅在家里不出門,王遠已經許久不曾出門,時值臘月,北方戶外的天氣已然變的異常清冷。

    天空中,還飄著點點雪花。

    小區里,到處都是年輕人在活動筋骨。

    看來宅男不止王遠一個……

    “哎呀是雪??!”

    就在這時,王遠耳邊響起了一個異常熟悉的聲音,只見宋楊興奮地和脫了韁的野狗一樣,沖到了空地上,伸著手看著落在手心里的雪花,興奮地像個南方人。

    “是雪,你要不要這么夸張?”王遠滿頭黑線。

    “以前在家的時候,我很少看見雪的?!彼螚畹?。

    “你爹不是在帝都上班嗎?”王遠奇怪道。

    帝都可是北方城市。

    “是??!”宋楊道:“但我從小在我媽媽家長大……”

    “額……”

    王遠愣了一下道:“你說飛云踏雪是你堂哥?”

    “對??!”宋楊點頭。

    “據說他爹也是傍了大款?”王遠又道。

    “說的這么難聽!你這人真惡心!”宋楊撇嘴。

    “嘖嘖嘖,看來你爹也是傍大款……這兄弟倆有本事啊?!蓖踹h停頓了一下又道。

    “不許你說我爸壞話!”宋楊大怒,伸手就要拉王遠,想把王遠拉個跟頭。

    王遠后退了一步,一把握住了宋楊的爪子,往后猛地一拉。

    “哎呀!”宋楊一個站立不穩撲在了王遠懷里,老臉羞得通紅,捶著王遠的胸口道:“放開我放開我!”

    “咦?手怎么這么涼?”王遠奇怪的看了宋楊一眼,只見這小妞還穿著春天時的衣服。

    “這么冷的天,不多穿一點?”王遠問道。

    “你給我買??!”宋楊郁悶道。

    “那你家供暖了嗎?”王遠又問。

    “沒!”

    “沙雕,怎么不凍死你!”王遠氣笑了。

    這蠢貨,玩游戲一毛錢沒賺到,大冬天的怕不是要憑借血肉之軀硬抗北方寒冬。

    “沒錢!”宋楊的話透著心酸。

    這丫頭有錢都敗家了,吃飯都得蹭王遠的,她家王遠也去過,比王遠的房子不知道大多少,供暖費肯定很貴,交不起很正常。

    “哎……”

    一個人在外屬實不易,王遠于心不忍道:“收拾收拾,來我家住吧!我家還有空著的房間?!?br>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一分11选5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体彩6十1中奖概率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基金配资方案 彩经网时时彩万能6码 2020年六盒宝典大全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 11158期博彩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