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躍馬大明 > 第306章 絞肉機
?    “沖??!”
    洶洶人潮如海,蜂擁掠向海城。
    站在徐長青此時的角度看過去,這些清軍,完全就是一幫披著人皮的猙獰野獸。
    他們三五人一組,有人扛云梯,有人舉盾牌,有人放箭掩護,還有鎧甲裝備都最精良的主子,準備登城沖鋒。
    遠看著似是略有紛亂,但若仔細看,他們的構架是相當完整又有序的。
    滿清此時雖是經過了皇太極改革數年,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骨子里,尤其是在軍事上,他們還是部落般的奴隸制!
    大主子領著小主子,小主子領著包衣。
    可這種制度非但不落后,甚至還有著更強的先進性!
    就猶如后世的特種作戰小組,以實力強大的滿人為核心構架,身邊的隨從,不是父兄便是知根知底的包衣,這種構架關系后世都比不得。
    “咣~!”
    “咣~~!”
    眨眼,便是有數架云梯架上了城頭。
    一個個兇悍的真滿洲或是白甲,或是紅甲,迅敏的開始沖上城頭。
    按照明軍慣例,這種時候,什么滾木、礌石、金汁,都要一股腦的丟下去,不讓韃子上來。
    但徐長青這邊卻并未有任何動作,只有一部分刀盾兵頂在城墻中間,防備韃子的箭雨。
    主要是海城的城頭與大明,包括全世界所有的城市構架都不同!
    海城的城墻不僅高而且厚,寬度在三十七八、四十米米左右!
    之所以這樣設計,徐長青就是為了讓長槍兵能有更好的發揮余地,有足夠沖起威勢的空間。
    “哈哈,明狗們,都去死吧!看爺我怎么收拾你們!”
    片刻,已經有強大的鑲黃旗白甲沖上了城頭,而且就離徐長青不遠,也就五六十米左右。
    他一攀上城頭便是囂張大笑,想著肯定像是往常一樣,猶如猛虎殺入羊群,羊群見到他的威勢應該很快就潰散了。
    但下一瞬,他卻有點懵了。
    只見,城頭上安靜異常,他的前方數米內,只有幾個刀盾兵,并且在迅速后退,而在刀盾兵后方,卻是一排排鋒銳的長槍,在這正午的陽光映襯下,正反射出妖異的光芒。
    “第一排,殺!”
    “殺?。?!”
    十幾個長槍兵兒郎早已經準備多時,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同時爆吼一聲,如狼似虎的直接沖向這鑲黃旗白甲!
    “狗尼堪,還反了你們了!”
    這鑲黃旗白甲也略有點發憷了,但強大的心里優勢,他又怎會畏懼模范軍的長槍兵?
    身后的奴才馬上就會上來,只要他沖開一個缺口,徐長青這勞什子的模范軍,立馬就要完蛋了!
    “去死!”
    他大吼一聲,掄起他的大鐵錘,便是朝著長槍兵兒郎們頂上去。
    然而長槍兵兒郎們這些時日的操練,刺殺動作早已經深入到他們骨髓中,根本就不退避,直接頂著他的大鐵錘便是剛上來!
    “嘭!”
    這鑲黃旗白甲瞬間便是砸扁了一個長槍兵兒郎的腦袋,八棱鐵帽片刻后才是有紅白之物翻涌上來。
    “噗,噗噗!”
    可這鑲黃旗白甲習慣性的勝利笑容還沒有真正展現出來,忽然發現,周圍似乎有點不對勁……
    旋即,便是只感覺胸腹間的血脈一片翻滾。
    他吃力又艱難的低下眼皮一看,正看到,十幾桿長槍,有的刺入了他的胸腹,有的刺入了他的肋部,還有兩桿,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
    “第一排,退!”
    正當他想說些什么的時候,陡然感覺身體傳來劇痛,片刻便是聽到了有什么液體飛濺的聲音。
    “草擬娘的狗韃子,還敢看你爹!”
    可憐這白甲還想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嘭’的一聲悶響,不知道是誰,已經是一槍桿反手就砸在了他的腦門子上……
    “主子爺,主子爺,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就在這白甲飄搖欲墜、失去最后意識的時候,他身后的奴才終于沖上來,而周圍的長槍兵兒郎們早已經退下。
    可這沖上來的奴才瞬時就懵了,這,這是個什么情況?他的主子可是白塔鎮最有名的巴圖魯啊。
    “第二排,殺!”
    “殺!”
    還未等這奴才反應,十幾桿洶涌的長槍已經再次掠來。
    可憐這奴才剛看清這些鋒銳的長槍,已經變成了‘兩腳羊串’……
    而這不過只是一個縮影!
    很快,隨著無數的韃子沖上來,各部長槍兵軍官也是在同時發號施令,直接圍殺這些沖上來的韃子。
    與清軍差不多,模范軍的長槍兵也是以甲單位,由各自甲長指揮,也算是小規模特戰組。
    這樣的靈活性很快便是讓清軍吃了大苦頭!
    最先沖鋒的諸多勇猛白甲,許多人根本來不及發揮出他們的威勢,便是直接被做成了‘兩腳羊串’。
    但清軍的反應速度也是很快。
    發現城頭上不對勁后,他們迅速加大了箭雨支撐,同時登城的節奏也更為緊密,本來是一個白甲沖上云梯后,下一個才爬,現在直接跟穿串一樣,一個云梯上直接三四個、四五個人,就是為了上去能形成合力。
    隨著韃子兵沖上來的越來越多,尤其是諸多白甲、紅甲開始站穩了腳跟,模范軍長槍兵兒郎們的鋒銳也開始被限制,傷亡率陡然劇增。
    城頭上地方究竟太小了,而且長槍兵多是新兵,許多基層軍官的經驗也不足,很難把握好戰場的節奏,許多無謂的傷亡根本就無法避免。
    眨眼,城頭上已經沖上來數百號韃子,將諸多模范軍兒郎殺的節節敗退,留下滿地鮮血和尸體。
    “徐郎,情況,情況不妙??!不如,不如咱們先退一步吧!”
    城門樓,廝殺距離徐長青已經不足四十米,許多韃子更是在蜂擁的朝這邊匯聚,要手刃徐長青。
    李幼薇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嬌軀都是止不住顫抖。
    她雖出身將門,也遇到過些危險,卻何曾像是此時這般,如此近距離的面對這些洪水猛獸般的韃子啊。
    徐長青的嘴角邊卻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無妨!本帥就在這里,看著我的兒郎們殺敵!幼薇,耐心點,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
    “這……”
    李幼薇如坐針氈,一時卻也沒啥辦法,只能緊緊靠在徐長青身邊,握緊了她腰間的寶劍,心中喃喃道:“既然我是徐郎的妻子,那,最壞的結果,也不過與他戰死在一起!”
    ……
    “咚咚咚咚咚咚!”
    激烈的擂鼓聲中,越來越多的清軍主力沖到城下,開始登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鰲拜此時也將中軍移至了海城下百多米外,放聲大笑:“勇士們,沖上去,沖上去,斬殺徐長青者,封固山額真,賞銀十萬兩!”
    本來以為還有可能遭遇到波折,卻是沒想到,事情竟然這么順利。
    現在大清國的勇士們已經登城了,徐長青這狗尼堪,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甚至鰲拜都有些手癢了,準備親自登城。
    后方。
    滿蒙王族聚集的小土坡上,諸多滿蒙王族此時也是精神大振。
    多鐸放聲大笑:“阿哥,成了,成了??!徐長青這狗尼堪,也就是個唬人的架子了!失了火器,他連條狗都不如??!哈哈哈!”
    阿濟格也是大笑:“待滅了徐長青,爺我倒要看看,還有誰,敢阻我大清鋒銳!”
    便是沉穩的濟爾哈朗,眼眸中的希冀之意也有點遮掩不住了,只要滅了這徐長青,大明這萬萬里山河,還不是任由他們的鐵騎肆意馳騁?
    多爾袞雖是沉著臉,保持著他的威嚴,可那種喜色也有點蓋不住了。
    徐長青的確狠,可說到底,這天下,還是大清國的天下!真玩命,誰又是滿洲勇士的對手?
    唯有豪格面色冷峻,腸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徐長青這么不中用,說什么他也要搶這頭功啊。
    ……
    也就是十幾二十分種的時間,海城城頭上已經沖上來上千號韃子,把戰場分割成一片一片。
    更是有上百號鑲黃旗的真滿洲,已經完全站穩了腳跟,瘋狂的沖擊著徐長青的中軍。
    到了此時,徐長青的戰場布置基本已經被打散了,到處都混亂的不成模樣,但模范軍的基層建制依然完整,以最基層的甲為單位,瘋狂的沖殺著周圍的清軍。
    李七郎更是如狼一般頂在中軍前面,不斷的與這些鑲黃旗真滿洲周旋。
    李幼薇此時反而平靜了不少,她已經抱了必死之心,也不害怕韃子怎樣怎樣了,反正有徐長青陪在她身邊!
    徐長青依然沉靜如水,只是淡漠的審視著眼前的戰場。
    不得不說,清軍冷兵器的作戰能力,著實是有點狠!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依然是硬生生的沖上來,并且逐步開始掌控主動權,哪怕換做是徐長青,也絕做不到這種程度。
    當然,徐長青肯定也不會選擇這種攻城方式。
    不過,清軍此時雖是看似占據了一部分主動,可模范軍兒郎們的血性,也正在一步步被他們激發出來,就算徐長青不指揮,清軍也即將要陷入可怕的泥潭!
    絞肉機,已經成型了。
    “啊——”
    這時,不遠處忽然一聲慘叫,一個徐長青的親兵,直接被人一刀掠下了首級,無頭尸身上的鮮血猶如噴泉一般飛濺。
    “東子!”
    “我草擬娘的狗韃子,都給老子去死??!”
    周圍的七八個長槍兵兒郎完全逢魔了,暴虐的大吼著,更瘋狂的沖擊向眼前的韃子。
    “哈哈,還不知死活,爺就教你……”
    一個真滿洲正大笑著要舉起關爺刀揮舞,瞳孔卻是猛的一縮。
    片刻,忽然發現,他腳下原本已經被豁開了胸甲的長槍兵,正用他的腰刀,狠狠一刀,直接刺入了他的腳面,還用他的最后一口氣,朝著他露出了一個輕蔑的冷笑。
    這真滿洲剛想大罵,將這明狗子腦袋砍下來。
    “噗噗噗!”
    瞬間,數桿長槍,在各種大罵聲中,直接將他刺成了刺猬。
    他還想去聽這些狗尼堪在罵什么,整個人的意識,卻已經離他漸行漸遠……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3d双彩论坛字谜图 福建体彩31选7走式图 pk10最牛稳赚模式3码 甘肃快3开奖数据 白姐精准玄机资料免费资料中 乐禧白城麻将 英超联赛最新比分 辉煌棋牌游戏手机版? 浙江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金融行业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