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躍馬大明 > 第738章 火中取栗!
    定淮門守軍在周邊有前后兩個營地,都在東面不遠。

    前營大些,能容納三四千人,后營小些,能容納兩千來人,不過后營這邊有數個大倉儲,是軍需物資存放地。

    兩個營地之間有一條水道隔開。

    這也是南京城的特色,充滿了濃郁的江南風情,城內處處是水與橋,說是‘水城’也不為過。

    在大明,吃空餉是慣例。

    但定淮門的位置擺在這里,守將張鼎國也不敢太過分,定淮門一線的守軍,大概在四千人出頭。

    以往,張鼎國這個位置是很舒服的。

    他雖是靠著魏國公府的關系上來,卻與南京城的其他勛貴們也有不少牽扯,基本上‘吃完原告吃被告’,但凡是從定淮門這邊過,不論是商隊還是什么其他,他都能‘雁過拔毛’。

    但此時,張鼎國卻并沒有呆在他舒適的公房內享受他的下午茶點,而是來到了定淮門城頭上巡視,有些煩躁的來回踱步,頻頻看向西北方向。

    對于張鼎國來說,這幾天的生活,簡直比他這一輩子都精彩。

    本以為他大頭兵出身,吃了十幾年刀口舔血飯,一路混到此,也算是見過大風浪了,誰曾想……在這種看似看不見摸不著的斗爭中,竟比之戰場的殘酷也絲毫不遜色……

    他是新皇朱慈烺登基前不久才到南京的,現在算算,不過一年出頭而已,卻是在這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

    恍惚中,過往的聲色犬馬、美酒佳肴,就如放電影般,一遍遍在他的腦海中閃現,但此時的他非但對此沒有半分留戀,反而是說不出的厭惡、憎恨、后悔!

    “驢球子的哇,早知道,早知道老子安心呆在淮西不好嗎,干啥非要來這繁華的南京啊。繁華下,斷頭臺哇……”

    張鼎國忽然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但下意識又猛的睜開來,仔細查看前方。

    此時,暮色已經逐漸降臨,以往熟悉的景色中卻是不見繁華喧囂的商家與行人,連根人毛都看不到。

    張鼎國卻有些魔障了般,恍如這些草叢中、大樹后,到處都是衣甲鮮亮的真滿洲韃子,馬上就要殺過來。

    “到底該怎么辦?”

    “到底該怎么辦啊……”

    張鼎國就恍如被丟到了岸上的魚,已經快要窒息,根本無法再自已。

    “帥爺,五城兵馬司有人找您,說是您的老朋友……”

    正惶恐間,忽然有親兵快步過來稟報。

    張鼎國下意識就是一哆嗦,半晌才是回神來,嘴角邊不由露出一絲極為復雜的苦笑。

    終于。

    終于還是來了啊。

    他只能強撐起精神,淡淡的道:“知道了,讓他們稍待,爺我馬上過去?!?br>
    “是?!?br>
    待親兵離去,張鼎國再次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卻又只能迅速睜開來,無比留戀的看了一眼曾經最熟悉的風景,提了幾次才提起猶如灌了鉛的雙腿,看似沉穩,卻是在這夕陽的映襯下,說不出蒼涼與蒼茫的朝著城門樓里走去。

    不出意外。

    來到城門樓的房間內,他再次看到了那個他再也不想看到的嬌媚女人。

    女人一看到他苦大仇深的表情,不由‘噗嗤’一笑,上前來溫潤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老爺,您這是怎么了?這可是大好事啊??迒手樧鍪裁??到了明天,就不只是我柳韻了,這秦淮河上的姑娘,還不是由著您挑選嗎?”

    旁邊店小二也笑道:“張爺,這可是彌天之大功啊。只待事成,莫說區區女人了,貝勒爺已經說了,給您封王都不在話下?!薄啊?br>
    張鼎國一陣沉默。

    如果能有選擇,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抽刀,直接斬殺眼前這對狗男女,可惜……他身子不正啊。

    早已經被人家拿捏的死死的……

    萬一事情暴露,他死了倒沒什么,一了百了罷了,可~,他這罪過,被誅九族都不為過!

    若是因為自己株連了自己的寶貝兒子……

    張鼎國已經不敢再往下想。

    店小二仿似能看穿張鼎國的心,似是漫不經心般笑道:“對了,張爺,有件事我得提醒您。若是您動作不麻溜不干凈,被江東門的石軍門搶了先,您的功績,可就要大打折扣了喲?!?br>
    “什么?”

    張鼎國一愣,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石尚寬那,那雜種,他也……”

    “呵呵?!?br>
    店小二盡在掌控的一笑:“張爺,我大清此時已經占據天下大勢,風云盡在掌握,想投靠我大清的人,多著呢!”

    “……”

    張鼎國一陣沉默。

    旋即表情滿是猙獰。

    江東門守將石尚寬也是副總兵,兩人在某種程度上也都算是淮西出身,明爭暗斗了一輩子,是鐵冤家,死對頭!

    若是真的被石尚寬……

    張鼎國連恐懼都忘記了,咬牙切齒道:“石尚寬這狗雜碎吃空餉喝兵血,江東門最多三千人,他能成什么事?”

    店小二跟柳韻相視一眼,柳韻嬌笑道:“老爺,奴婢自然是更信任您了喲,大清國也是更信任您喲,要不然,奴婢就不是伺候您,而是伺候石尚寬去了呢……”

    這話讓張鼎國心里一下子舒服了不少。

    縱然再不喜柳韻,但他也不能否認,柳韻這小騷狐貍,絕對是他睡過的最漂亮的女人,幾乎沒有之一。

    “董爺,什么時候動手?我還有些事情得處理干凈,手下有幾個不太聽招呼的?!?br>
    思慮一會兒,張鼎國沉聲看向了店小二。

    店小二頓時對他豎了個大拇指:“張爺,明智之選那。不過勿要太急,子時之前您準備好便可。咱們子時為限,準時動手!”

    張鼎國一個機靈,猶豫了片刻,還是問出來:“董爺,您,您說句實話,大清國這邊,到底有多少天兵?”

    “呵呵?!?br>
    店小二淡然一笑:“一萬精兵打頭!只要張爺您能堅守定淮門一日,明天晚上,我大清天兵主力便至!屆時,貝勒爺將親臨!哦對了,說不定,豫親王、鄭親王等幾位爺,乃至是攝政王,也會親自過來!”

    縱然明白店小二這話中有水分,可還是讓張鼎國心里踏實了不少,他要的,無非就是這個心理安慰罷了。

    見張鼎國情緒趨向穩定,店小二對柳韻使了個眼色,柳韻又笑著上前挽住了張鼎國的手臂,嬌嗔道:“老爺,您手下有不聽使喚的人,正巧董爺就在這兒,咱們一起想辦法吧。別忘了,咱們在下面,也有不少好手助陣呢?!?br>
    “呼?!?br>
    張鼎國長舒了一口氣,狠狠在柳韻的嬌.臀上掐了一把,引的柳韻一聲嬌呼,“既如此,我便趁晚飯前來次軍議,趁機把不聽話的人手,全都處理干凈!”

    店小二和柳韻再次相視一眼,那種振奮已經要溢出來一般,但他們剛要說話。

    “吱嘎!”

    這時,緊閉的房門忽然被人用力推開,一個讓三人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人,笑瞇瞇走了進來。

    “呵呵,挺全活嘛。董貞躍董爺,您可真是好手段那!”

    駱修身說著,饒有興致的打量著柳韻曼妙的身姿,“這種級別的尤物都拿出來,還真是舍得下血本那。董爺,這不是您的小妾吧?難道您就這么喜歡戴綠帽子?”

    “你?!”

    張鼎國、董貞躍、柳韻三人瞬間石化。

    半晌,董貞躍這才驚悚的反應過來:“駱修身,你,你怎找到這里來?難道是杜國梁?!這狗雜碎,老子必定要將其扒皮抽筋那??!”

    駱修身笑著擺了擺手道:“董爺,別激動嘛,被人聽到了可就不好了。咦,杜國梁,你想干什么?”

    “嗯?”

    董貞躍三人下意識看向駱修身回頭的方向。

    “嘭!”

    可還未等三人反應過來,外面的黑暗中突然沖進來一個極為矯健的身影,一拳便是將董貞躍放趴下。

    張鼎國這邊剛想拔刀,卻是被他閃電般直接勒住了脖子,一把匕首已經劃破了他的脖頸,“老實點,敢動一下弄死你!”

    這邊的柳韻剛要驚悚的尖叫出聲,已然被駱修身一拳便悶倒在地上。

    駱修身比不得黑影的身手好,但弄倒柳韻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你們,你們……”

    張鼎國魂兒都要被嚇飛了,渾身哆嗦個不停。

    怎想到,好不容易下定了決斷,頃刻間,卻是天翻地覆……

    “爺,外面有個參將過來了?!?br>
    這時,有人忽然快步過來匯報。

    駱修身與強爺相視一眼,強爺點了點頭。

    駱修身冷笑,伸手拍了拍張鼎國的臉頰:“姓張的,你個畜生不如的狗東西,你他娘的做了什么缺德事兒老子就不說了。但咱們侯爺是英雄,胸懷四海,他知道你到此,也是不得已。你個狗雜種從底下爬起來也不容易,侯爺念你也曾為我大明流過血,賣過命,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就看你中不中用了!”

    “呼?!?br>
    張鼎國無比艱難的哆嗦著吐出一口長氣,渾身顫顫巍巍的道:“駱,駱爺,您,您是說,海,海城侯爺……”

    “廢話!”

    “若不是海城侯爺,老子早就把你扒皮填草了!”

    說著,駱修身直接掏出來徐長青的金牌令箭,在張鼎國眼前晃了一圈,又迅速收回。

    這是王喜帶過來的,就是為了有特別的突發狀況應對不了,拿出來鎮場。

    “這,這,這……”

    張鼎國完全不能呼吸了,一時進氣多出氣少,好在他明白現在的選擇極為關鍵,忙強撐著道:“海城侯爺能,能確保不殺我……”

    “呵?!?br>
    駱修身冷笑:“海城侯爺的聲名,你個畜生想必也聽過吧?侯爺是何人,怎么對你這小雜碎食言?只要你做出正確的選擇,侯爺會保你去南方做個富家翁!”

    這時外面又有人快步過來,卻是停在門口沒有進來。

    強爺忙對駱修身使眼色。

    駱修身冷厲道:“我數三,你還有最后的機會!三,二……”

    駱修身的‘二’字還沒落下,張鼎國的腿已經軟了,下意識便癱在了地上,“駱爺,駱爺,卑職,卑職一切以海城侯爺馬首是瞻……”

    看著張鼎國爛泥般癱在了地上,駱修身與強爺相視一眼,都是無法形容的輕輕松了一口氣。

    事情,成了!

    他們此行的風險,絕對比董貞躍和柳韻還要大數倍,因為董貞躍他們早有安排,有人接應,可他們,卻是純粹的‘詐城’,火中取栗!

    此時兩人儼然沒時間交流,強爺對駱修身做了個手勢,便是快步出門去,外面還等著他去救火。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襄阳卡五星麻将免费 分分彩技巧之稳赚不赔 网赚程序 广东麻将技巧 彩色印刷图库彩图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急速赛车计划 分分彩手机app 安徽福彩快3开奖查询 大话西游2一天赚1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