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無限返現 > 第836章 這只是交易
    李松心中有種想要罵娘的沖動,這特么劉文懷是怎么做事的,竟會給人留下這么多的證據!    現在好了,所有的證據,都擺在了自己的面前,我特么該怎么辦?

    難道真的要和王仁濤說,我就是拿錢收買了劉文懷,所以讓劉文懷,與我完成這次合作,從你們龍大公司弄錢的?

    這不是擺明了無腦嘛!    可若是不把王仁濤安撫好,那么單憑這些證據,就足以讓自己,以及公司紛紛垮臺!    “王經理,能否借一步說話?”

    思索再三,李松的臉上堆著笑容,走到了王仁濤的面前,而后看了看王仁濤身后的幾人,輕聲的說道:“我想關于這些事情,我一定可以給您一個滿意的解釋!”

    “真的?”

    王仁濤嘴角微揚。

    李松連連點頭道:“我保證!”

    王仁濤悠然道:“那好啊,就請李總現在說說,為什么要和劉文懷勾結在一起,為什么要弄出欺詐合同呢!”

    李松頓時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王仁濤,這貨是想要干嘛?

    不是要借一步說話的么?

    你這樣是幾個意思?

    !        非要弄死我不成么!    如果二人單獨面談的話,李松覺得自己會有足夠的誠意,讓王仁濤放棄在這件事上過多的追究,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王仁濤竟是主動的在這么多人的面前說出了這件事,這就讓李松感覺很憤怒了。

    李松面色一僵,緩緩道:“王經理這話說的未免太過分了吧!”

    王仁濤呵呵一笑道:“過分么?

    我做的會有你們做的過分?

    李總我倒是想要問問你,花了這么多的錢,買通了劉文懷,讓他出價收購你手中的地皮,你究竟是打著什么樣的算盤!”

    “是不是覺得我們背靠的總公司,實力雄厚資金眾多,所以想要借此扎根在我們龍達集團,不斷的吸血,當個寄生蟲?”

    李松面色一沉,冷喝道:“王仁濤你不要血口噴人!”

    “我血口噴人?

    那么這些都不是證據了?

    都是污蔑了?”

    王仁濤冷笑連連,緩緩起身道:“李總我提醒你一句,最好準備好材料,證明我的這些事情,都是假的,不然的話,等著吃官司吧!”

    李松面色幾度變化,惡狠狠的盯著王仁濤,一語不發。

    “哦對了!”

    走出兩步之后,王仁濤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樣,笑瞇瞇的看著李松說道:“這是我會通知總部的,你應該知道,得罪了我們的老總,會是什么樣的下場!”

    李松終于慌了,相對與王仁濤而言,他更擔心的是,這件事被總部知道,一旦這些事情被那些老總知道,還有他李松什么事情?

    只怕是隨隨便便的動動手指頭,都會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    李松急忙上前,攔住了想要離開的王仁濤道:“王經理,你聽我說啊,別這么急著走??!”

    王仁濤臉上滿滿的嘲諷的味道:“李總剛才不是說,是我血口噴人的么?

    怎么現在?”

    李松眼中閃過一絲的煞氣,卻也無可奈何,現在證據都在王仁濤的手中他還能夠做什么?

    就算是死不承認,可這些證據也足夠玩死他的了!    李松尷尬笑道:“這不是在和王經理開玩笑的嘛!王經理請坐,請坐!”

    李松拉著王仁濤,強行將王仁濤按在了沙發上,一臉苦澀的說道:“我這也是被逼的……”    眼見李松還想要辯解,王仁濤根本不愿意和李松繼續的交談下去,直接起身要走。

    “等等!”

    李松再度的攔住了王仁濤,一臉無奈的說道:“是,這些事情是我們做的,王經理你想要怎樣?!?br>
    李松說出這句話,無疑是把自己的命運,交在了王仁濤的手中。

    而王仁濤眼見李松終于承認了這些事情,臉上也是露出了些許的笑容,淡淡道:“李總要是早這么說不就好了么?”

    李松皺眉看向王仁濤,有些不大明白王仁濤的意思。

    王仁濤笑瞇瞇的從文件夾中,取出了一分合同,放在了李松的面前,笑盈盈的說道:“李總看看這個?!?br>
    李松一臉疑惑的拿起王仁濤遞來的合同,看了看后臉上頓時充滿了怒色,一把將手中的合同,摔在了桌面上,怒斥道:“王仁濤,你這是想我死!”

    李松的暴怒,早就在王仁濤的預料之中,對此王仁濤的臉色并未有多少的變化,反而是笑盈盈的說道:“李總,雖然這份合同對你來說,是有些刻薄了,但是我想你清楚,若是你的這些事情,被我們總公司知道的話,你的下場只會比這個更慘!”

    “你現在若是簽下了這些合同,保我順利上位,我也可以向你保證,你做的這些事情,我會既往不咎,所有的資料都會當著你面銷毀!”

    “如果不同意的話,那么為了自保我就只能夠,把你和劉文懷做的這些事情,盡數的通知總公司,到時候總公司會怎么對付你們,那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倒是聽說過一些不長眼的家伙,被我們的老總收拾的那叫一個慘,可不僅僅是人財兩空??!”

    李松怒聲道:“王仁濤你想要威脅我?”

    王仁濤聳了聳肩,笑呵呵的說道:“這怎么能夠說是威脅呢?

    我們是在談生意??!這只是一場交易!就如同你和劉文懷的交易一樣?!?br>
    李松死死的盯著王仁濤,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將王仁濤碎尸萬段,但是他很清楚,若是這些事情,真的被總公司的人知道了,那么自己的下場必然是十分的凄慘!    所以這些東西,絕對不能夠傳入總公司那邊,可是王仁濤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霸道了!    不僅是想要自己手下的一座工廠,還需要賠償三千萬!    若是自己手中有這么多的資金的話,哪里需要和劉文懷做這么多的事情?

    可是看王仁濤的神色,似乎不答應這件事的話,他就會把這些事情傳出去,那么自己可就完了!    一時間,王仁濤陷入了沉思中。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