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帝國敗家子 > 第九百零二章 叫我三聲爹!
    王康有些動怒了。

    現在他真的是沒有心情搞這些,更沒有心情搞什么對陣比武。

    但這個蕭欒卻是咄咄逼人,抓住一點絲毫不讓。

    王康能夠明白他的用意。

    因為自己進入軍機處,而致使他的愿望落空,就要千方百計的打擊自己。

    他想當然的以為,趙皇對王康屢次容忍,是因為有平西軍的存在。

    也因此而對王康有所依仗。

    他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證明,證明虎賁軍比平西軍更強。

    并不是只有他王康可以倚重,他的兒子同樣也可以。

    借此提高自己兒子蕭良平的聲譽,而打擊王康的氣焰,同時也能因為這個緣故,而對平西軍采取一些措施。

    一舉多得。

    較真的講,這確實是很好的一招,至少能夠堵住很多的人嘴……

    見得王康冷目。

    蕭欒不由得微征,不過他還是堅持道:“軍中操練兩方比武,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現今是春季練兵,正是時機!”

    “我看是可以的?!?br>
    司天成開口道:“無論是平西軍,還是虎賁軍,都是聲名很大,值此之際,演武對練,也可給其他軍隊做出表率,提升士氣?!?br>
    這說的也是事實。

    按照慣例,這種活動每年春季練兵,都會進行……

    如果是借著這個由頭,倒也說的過去。

    其他人也不好說什么。

    “怎么樣?”

    蕭欒直接問道:“王康你敢還是不敢,一句話別墨跡!”

    “不然就別那么張狂,特權是有存在,但至少也要證明,有特殊的實力!”

    “蕭大人!”

    方胤開口道:“平西軍的戰績可是……”

    他正欲繼續說,王康抬手打斷而是把目光落在蕭欒的身上,而后冷聲問道:“蕭大人,你當真要如此嗎?”

    “對!”

    “好,既然你想玩,我陪你玩個夠!”

    王康直接應道,忍無可忍,那就無需再忍。

    直接教他做人,徹底堵住他的嘴,也堵住其他人的嘴!

    “你剛才不是說加賭住嗎?也可以,既然要玩就玩的大一點!”

    “好!”

    “夠痛快!”

    見得王康如此。

    蕭欒直接道:“如果你輸了,平西軍就由我們處理,至于怎么處理,就由我們說了算?!?br>
    “就是讓我交出兵權吧?”

    “對?!?br>
    “王康!”

    這時張敖忙著開口,給其打著眼色,這怎么能隨便應下。

    蕭欒千方百計的提出對陣演武,必然是有著很深的謀劃,也許就是勝券在握……

    “當然,你也可以提出條件?!?br>
    “我的條件很簡單?!?br>
    王康淡淡道:“虎賁軍輸了,你就叫我三聲爹,就可以了?!?br>
    “砰!”

    聽到此,蕭欒臉色頓變,直接拍在桌子上。

    “王康,你太過分了!”

    蕭欒的年紀已經年近六旬,位高權重,是武侯,也是軍機的大臣!

    而王康才是弱冠之年。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提出這個條件,就是一種羞辱。

    極致的羞辱!

    想想就覺得難堪。

    “怎么?不敢么?不敢就坐下?!?br>
    王康淡淡道:“我都拿出軍權跟你賭了,說實話你這三聲,可沒有這么值錢?!?br>
    “你……”

    蕭欒面色一陣的青紅皂白。

    而其他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珠,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王康竟然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以蕭欒的年紀,他的身份地位,如果真叫了王康爹。

    那他后半輩子,就別想在王康面前抬頭了,而蕭欒連同整個蕭家,都會因此而蒙羞。

    這個條件,可不是一般的狠!

    雖然只是叫三聲,但要看什么身份。

    吳之榮有些幸災樂禍,現在知道苦果了吧!

    這王康可不是善茬,每一次都讓人意想不到,每一次都能抓到別人的最痛處。

    這跟當初給自己送褻衣,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卻更加的徹底,更加的狠辣!

    如果蕭欒真輸了,那他可就真的是廢了……

    比什么懲罰都重!

    如蕭欒這樣的人,最重視的是什么?

    就是臉面!

    而王康就是要踩他的臉,踩的徹徹底底!

    “輸了讓蕭欒叫你三聲爹?”

    虧你也想的出來!

    張敖想笑,差點沒憋住,他偏頭看到旁邊的紀寧,也是跟他同樣的表情……

    這下好了吧!

    玩大了吧!

    “不行,這賭注太荒唐了,簡直兒戲!”

    司天成開口道:“這是平西軍跟虎賁軍的事情,就算是賭斗,也跟蕭大人并無直接關系?!?br>
    “司大人說的好!”

    王康直接道:“這本來是虎賁軍的事情,跟你蕭大人有什么關系,難道就是因為虎賁軍統領是您的兒子,您就假公濟私?”

    “我……”

    司天成這才知道,王康把他給繞進去了。

    “我是說既然是兩軍賭斗,那自然是兩軍主將互相懲罰,所以約定也是虎賁軍統領蕭良平執行……”

    “蕭良平?”

    王康淡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他,他跟我來比斗,還不夠資格!”

    “你……”

    蕭欒簡直憋氣到了不行,王康這張嘴真是……無法形容!

    “不敢嗎?”

    王康不屑道:“不敢就坐下吧,坐下后也請您閉嘴……”

    “你……”

    蕭欒面色陰晴不定,想起來前謀劃,而后冷聲道:“本侯有什么不敢,比就比,但我有個條件?!?br>
    “說!”

    “比斗的方式得由我提?!?br>
    “隨便!”

    王康不屑道:“虎賁軍的素質倒是還可以,但統帥太差了,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我根本就沒看在眼里!”

    “好!好!好!”

    這番話,明嘲暗諷,又是把他兒子蕭良平帶了進去。

    “王康,你一定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

    王康掏了掏耳孔,而后開口道:“蕭大人,你可真是沒禮貌,我都說多少次了,你應該叫我王大人,我也是軍機大臣,咱們同級……”

    “難道武侯就這點素質嗎?”

    “你……你……”

    這軟聲細語,更是氣的蕭欒發抖。

    “你什么你?”

    王康絲毫不讓的道:“你幾聲爹是叫定了!”

    “好!好!”

    蕭欒正準備還說什么,一直靜坐的武威王終于開口。

    “夠了!”

    他不想讓蕭欒再繼續說下去了,并不是他偏袒王康,而是怕繼續下去,蕭欒會被氣死……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