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功夫醫圣(楊飛楚依然) > 第1860章 把路讓開
    皇甫兄,小心!

    獨孤瀚海出聲的瞬間人也動了,右手朝著皇甫炎烈抓去,想要把皇甫炎烈拉回來一點。

    在他示警的時候皇甫炎烈也瞬間警惕了起來,哪怕他什么危險都沒有感覺到。身體朝著后面想要退后,暫時散去了對炎森的殺機。

    可一步都還沒有后退,空氣突然變得沉重了起來,就如有看不見的巨石壓在身上一般。

    皇甫炎烈面色漲紅,下一刻嘴巴一張噴出了一口鮮血,氣息虛浮,身體搖晃。

    獨孤瀚海臉色大變,一把抓住了皇甫炎烈的右手直接一拉,拉著皇甫炎烈快速的退后了幾步。噴出一口鮮血的后者才感覺到整個人輕松了一些,不過后背都已經被冷汗打濕。

    太恐怖了!

    剛才那一瞬間感受到的壓力,就如山岳一般壓在了他的身上,似乎要把他給徹底壓死。那是一種他從未感受過的壓力,在其中他還嗅到了一抹死亡的氣息。

    “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皇甫老祖為何會突然之間吐血的?”

    “獨孤老祖也一臉凝重,難道是有什么我們感覺不到的危險?”

    “不會是楊飛隱蔽在暗中偷襲吧,這個無恥的小子還真的做得出這樣的事情來?!?br>
    “……”

    皇甫炎烈受傷的一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大家都警惕起來朝著四周圍看去,意圖捕捉到一絲一毫的異樣??芍車俗约喝?,還有被控制的漠北王等人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陌生的面孔存在。

    漠北王等人也是相似的好奇,只是他們和蒙荒之地的人一樣感受不到絲毫的異樣。

    只是想著,或許楊飛真的來了,正隱蔽在暗中伺機而動。

    獨孤瀚海拍了下皇甫炎烈的后背:“沒事吧?”

    皇甫炎烈抹去嘴角血跡,眼里閃爍著凝重之色:“沒多大事情,只是剛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獨孤瀚海示警的時候他都感覺不到絲毫的危險氣息,而是在準備后退的時候才感覺到了那沉重的壓力。

    可現在一切又恢復如初,好像剛才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實在是有一點奇怪。

    獨孤瀚海掠過四周,臉上的皺紋深了幾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剛才突然嗅到了一抹危險的氣息朝著你而來,但那抹危險是從什么方向來的,到底是來自于何人,什么境界,我根本就感受不到!”

    聞言皇甫炎烈走上前一步,沖著空氣中叫道:“來者何人?”

    周圍的蒙荒之地眾人全部警惕了起來,進入了戰備的態勢。

    可是周圍十分的安靜,除卻微風吹拂的動靜,還有眾人的呼吸聲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余的動靜。

    皇甫炎烈仔細的感受著周圍的變化,想要從中捕捉到一絲異樣,可感受一番后依舊沒有任何的發現,一切都和開始一模一樣。

    這也讓皇甫炎烈更是憤怒:“有本事就出來,躲在暗中偷襲算什么本事???”

    獨孤瀚海走到皇甫炎烈身邊開口:“不知道是哪位高人隱蔽在暗中,不知道可否出來一見?”

    周圍依舊保持著原先的那種安靜,就好像暗中根本就沒有人一般。

    那古族姬家的黑袍老者隱蔽在一個角落,低聲道:“天人都感覺不到,難道是天人以上的存在?會是誰呢?”

    氣氛變得越來越沉重,皇甫炎烈內心的憤怒更甚剛才。

    雙拳緊握,殺機迸射:“是不是楊飛?如果是的話趕緊給我滾出來,不然的話我就把你的人全部都給干掉,讓你哭都找不到哭的地方?!?br>
    一陣風吹過,可還是沒有人回應,更是沒有人出現。

    皇甫炎烈冷聲道:“看來你真的是楊飛,想躲在暗中偷襲我們。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讓你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

    右手抬起,氣勢暴漲,周圍狂風大作,一道道看不見的風刃籠罩在漠北王等人的上空。

    眼看落下之后最少橫死大半的時候,一道沉悶的氣息猛然間爆發了出來,皇甫炎烈蓄勢的一擊轟然間破開,根本無法抵抗暗中之人的一擊。

    獨孤瀚海臉色微變,上前拉住了準備繼續出手的皇甫炎烈:“先別動手,暗中的人可能不是楊飛,是一個我們抗衡不了的存在?!?br>
    就剛才皇甫炎烈蓄勢的一擊,獨孤瀚海無懼,但想要輕易的破掉是不可能的。

    而暗中的人都沒有出現就簡單破掉,可見是比之天人更加強大的存在。

    皇甫炎烈冷靜了下來:“那怎么辦?”

    人躲在暗中,就好像是扎在肉里的刺一般,讓他十分的難受。

    獨孤瀚海思慮下走到前端,沉聲開口:“閣下,不知道可否出來一見?”

    只要人出來,那就能減少大家內心的那種壓抑。

    不然人一直不出現的話,大家的內心多少都是有一點壓抑的。

    漠北王等人也四處看了看,想知道暗中到底是什么人,剛才明顯的是在保護他們不受傷害。

    可周圍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獨孤瀚海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暗力涌動于掌心之間。眼中也閃過一抹狠辣之色:“閣下,看來你是不想出來了。這樣的話,那老夫只能是把你給請出來了?!?br>
    猛然間一掌轟了出去,地面之上鋪就的青石地板頓時就被掀翻了起來朝著漠北王等人砸去。

    皇甫炎烈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趕緊上前,配合著獨孤瀚海一起出手,一時間廣場之上飛沙走石,圍觀的人都開始后退,免得遭受到了牽連。

    持續了一會獨孤瀚海和皇甫炎烈才停手退后,死死盯著煙塵彌漫的前方,他們感覺到剛才有人出現了,護住了漠北王等人不受傷害。

    暗中黑袍老者也感覺到了,左手從黑袍之下伸出,真氣涌動,黑袍都鼓脹了起來。下一刻一陣風直接吹過,把那些彌漫的煙塵都給吹散開來。

    一個黑衣青年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身子筆挺如青松一般,面龐如刀削斧劈出來的一般,雙手背負在后,自然而然的流露著一種渾然天成的氣勢。

    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特別是一些女子的目光。

    “小翰!”

    東凌天看去,心臟狠狠的揪顫了一下。

    出現的黑衣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徒弟沈翰。只是此刻沈翰表現出來的氣勢,就是他這個師父都自愧不如,甚至感覺沈翰的氣勢,還在獨孤玨天之上。

    漠北王他們也見到了沈翰,每個人的眼神都變得復雜了許多。

    特別是流浪,吧唧下嘴道:“這個混蛋玩意怎么那么強的了?難道未來他還要壓得華夏年輕一輩喘息都難嗎?”

    刑煞,卞虎,烏暗他們撐著起身。恭敬問候:“公子!”

    聲音洪亮,在那空中回蕩著久久不散。

    沈翰微微頷首,目光看向獨孤瀚海等人。眼中毫無波瀾,就如眼前的天人還是巔峰大宗師,在他的眼中不過都是螻蟻而已。

    獨孤瀚海直視著沈翰的雙眼,看似平靜的外表之下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是什么樣的氣勢?什么樣的眼神?為何都如此犀利?

    同時按耐著震驚開口:“你就是戰王沈翰?八大世家之首沈家的公子,曾經力壓華夏年輕一輩,甚至老一輩都喘息艱難的沈翰?”

    沈翰淡淡的看了獨孤瀚海一眼:“不是曾經,永遠都是!”

    霸氣的回答,已然承認了他的身份。

    獨孤瀚海微瞇雙眼:“那戰王閣下,現如今是要和我們蒙荒之地為敵嗎?”

    雖然沈翰是小輩人物,但在這個實力為尊的時代,沈翰擔得起他閣下的稱呼。

    沈翰平靜的回道:“我不想和你們為敵,你們也沒有和我為敵的資格?!?br>
    話語囂張狂妄,可獨孤瀚海沒有覺得沈翰是太自信了:“既然你無心和我們為敵,此刻又是要做什么呢?”

    沈翰緩緩轉過身去看著漠北王眾人,無懼把背對著獨孤瀚海等人:“我是來帶走他們的?!?br>
    聞言皇甫炎烈冷笑道:“帶走他們,你覺得可能嗎?”

    蒙荒之地數千人的傷亡就是眼前這些人造成的,等干掉楊飛后還要他們一起陪葬,現在怎么可能讓沈翰把人帶走的?

    沈翰微微頷首,沉默下拋出了一句:“我不是在和你們商量?!?br>
    說到這轉過身來直視著獨孤瀚海等人,目光犀利:“所以,把路讓開!”

    一個人叫囂整個蒙荒之地。

    獨孤瀚海和皇甫炎烈的臉色都變得不是很好看,其余的人更是流露出憤怒之色。覺得沈翰太狂妄了,竟然這樣的無視他們,不把他們蒙荒之地放在眼里。

    出于維護自身面子的需要,獨孤瀚海沉聲道:“戰王閣下,這些人中有你的人,你要帶走他們可以理解。但這些人你既然借給了楊飛,那么現如今就算是楊飛的人,我不能讓他們離開,不然對不起被他們殺害的六大家族之人!”

    沈翰淡淡的開口:“讓開!”

    言語堅定,不容置疑!

    獨孤瀚海面色難看了幾分:“戰王閣下,你這是在維護楊飛嗎?”

    沈翰左手緩緩的抬起來:“三聲,不讓開就不要后悔!”

    氣氛變得凝重了起來,獨孤瀚海等人的臉色也越發的難看。

    不讓開那就要和沈翰動手,可他們對看不出深淺的沈翰沒有太多的信心。而讓開的話,那就說明他們蒙荒之地怕了沈翰一人,未來傳出去的話他們就成了笑話。

    獨孤瀚海和皇甫炎烈對視了一眼,心中已然有了決定。

    踏前一步,表現出了強勢的一面:“戰王閣下竟然如此,那我們也只能抗衡一番了?!?br>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福建快3开奖列表 全国女篮锦标赛直播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新疆11选5走势图表 快乐赛车怎么玩法 香港3肖6码默认版块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宁夏11选五走势图前三 11128博彩老头 广东11选5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