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絕世戰神(沈七夜林初雪) > 第五百八十五章:姜明的下場
    []

    姜明一愣,天京王家?

    這是什么家族?

    姜明如今的位置,在普通人眼中或許很高,但是在高位面看來,其實不過就是一只螻蟻。

    世家這種層次,離姜明太遠了,他與沈愛玲結婚一輩子,從來沒有聽沈愛玲提起過王家,他也根本不知道王家的血脈在江南省,在東海意味著什么。

    “老板,你是不是搞錯了,沈愛玲就是沈家的小女兒??!”姜明問道,既然老板提起王家,這個王家肯定大有來頭。

    老板搖頭說道:“不,沈愛玲的身上流淌著這世界上最尊貴的血脈,他是王公的子嗣,我問你沈愛玲是不是六歲那年才被帶回沈家的?”

    沈愛玲并不是在沈家出生這件事情,姜明是知道的。

    “是啊,沈長生說沈愛玲是她在外面生的私生女,一直瞞著家里,難道這不是真的?”姜明問道,他可是老板一手提拔上來的,而且老板為人極度威嚴,從不開玩笑,所以他沒理由的就相信老板的話。

    老板嘆氣的說道:“錯了,大錯別錯,這些年你起碼三次有危險,都是王家在背后出手?!?br>
    或許是在看了往日的情分上,老板給姜明指了一條明路,說道:“姜明,王家是我都萬萬不敢得罪的存在,我勸你趕緊去求沈愛玲,否則你回天無力了!”

    啪的一聲,電話掛斷,聽著電話那頭的盲音,姜明渾身冷汗大冒。

    因為這些年,他一直覺得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掌控著他的命運,甚至有幾次被對手針對化險為夷,姜明都覺得是老天爺的眷顧,原來這一切都是王家在搗鬼!

    姜明一度以為沈愛玲在外面有個姘頭,而且沈愛玲可是東海電視臺的記者,天生麗質,哪怕四十歲了,依舊風韻猶存,他也曾設想過,或許是那姘頭大有背景,睡了沈愛玲,給自己留了一條后路,在暗中幫助自己。

    姜明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背景,就是沈愛玲本身。

    雖然姜明還不知道王家具體是什么來頭,但是天京的一個大家族,想要弄死自己,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姜明立即按照老板所說的,急忙趕回了姜家別墅。

    深夜,姜家別墅燈火通明,沈愛玲似乎提前知道姜明會回來,特意洗澡,化妝,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端坐在大廳沙發上,一臉的高姿態。

    姜明太了解沈愛玲了,她越是表現的高冷,越是說明沈愛玲動了殺心,這些年,他做了多少事情,姜明心知肚明,被迫低下了高昂的頭顱,向沈愛玲認錯。

    “愛玲,我錯了,求求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苯鞔诡^喪氣的說道。

    沈愛玲一邊涂著指甲油,一邊淡淡的說道:“你今晚不到你干女兒那邊過夜嗎?”

    都要死到臨頭了,姜明自然要跟干女兒劃清界限。

    “我明天就跟她分手?!苯髅蛽u頭的說道:“愛玲,這段時間因為萌萌去世的緣故,我冷落了你,我們可以重新開始的,現在科技這么發達,我們完全可以生個雙胞胎女兒?!?br>
    沈愛玲笑了,而且笑的很大聲,那涂滿紅色唇彩的紅唇,在配合茭白的皓齒,在深夜中如同一張血盆大口,看的人都瘆得慌。

    “哈哈哈哈,姜明,你現在怕了嗎,你知道王家的厲害嗎,哪怕你是的老板,在王家的眼中都是螻蟻,只要王家一個念頭,他立馬就要死?!鄙驉哿岱怕暣笮Φ恼f道。

    噗通一聲,姜明直接被下跪,原先他只知道王家很厲害,但是被沈愛玲這么一說,王家的權勢滔天,立馬就讓他有了直觀的印象,因為他的老板如今可是在省城!

    連省城在王家的眼中都是螻蟻,那他算的了什么!

    姜明雙手雙腳滑行,爬行到了沈愛玲的裙下,一把抱住沈愛玲,苦苦求饒道:“愛玲,放我一馬,求求你放我一馬,你想怎么樣,我都答應你啊,只求你饒了我這一次!”

    沈愛玲這時才用正眼,看了一眼姜明說道:“你現在知道怕了?你不是一直嫌棄我是一個女瘋子嗎?”

    姜明死死的抱住沈愛玲,央求道:“愛玲,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們可是幾十年的夫妻啊,你難道真的要置我于死地嗎!”

    “你忘了,你嫁給我那會,你想吃肯德基,是我大半夜的去烏華給買?!?br>
    “你生萌萌那會難產,是我一個人站在醫院門外等了你一天一夜?!?br>
    “連你做月子都是我一個照顧的,愛玲,難道這些你都忘了嗎,這個世界上,只有我真正的關心過你,愛過你,你忍心讓我去死嗎!”

    沈愛玲在剎那間動容了,眼角泛起了淚花,她剛嫁給姜明那會,他們夫妻間的感情確實很好,姜明對她的照顧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

    二十年前,她想吃肯德基,東海沒有,姜明騎著一輛自行車,跋山涉水幾個小時到烏華,踹在懷里給她買。

    她生姜萌萌難產,是姜明一個人在醫院外面站了一天一夜。

    如果不是沈愛玲從小心里有陰影,姜明又背叛她,沈愛玲怎么會活成如今女瘋子的地步。

    看著沈愛玲擦拭著眼角的淚花,姜明心中大喜,他更加賣力說起了兩人曾經的過往。

    “愛玲,我真的知道錯了,你給我點時間,我真的改,我們還能回到過去?!苯鞯难劢橇飨铝藘尚锌少F的淚水,真情并茂,像極了一個洗心革面的浪子。

    就在姜明以為事情有了轉機時,沈愛玲拍了拍屁股,扔下了一把剪刀說道:“你把自己的舌頭剪下來,我或許能考慮放你一馬?!?br>
    姜明瞳孔猛縮,看著沈愛玲扭著翹臀上樓的樣子,姜明恨不得拿剪刀捅死沈愛玲??!

    但是姜明知道,他殺了沈愛玲,不光自己跑不了,連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會受到牽連,他一邊徐徐的伸手去拿剪刀,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沈愛玲上樓。

    不知為何,沈愛玲這一次上樓走的極慢,而且扭胯的動作很大,從一樓到二樓,沈愛玲足足走了十分鐘,等她關門回臥室的時候,樓下陡然傳來了姜明撕心裂肺的尖叫,他真的剪下了自己的舌頭。

    “如果你剛才從后面抱我,或許你的舌頭就保住了,一個男人連對女人的身體都失去了欲望,我憑什么相信你的鬼話!”沈愛玲冷冷的笑道。

足球比分直播网下载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下载 江苏快3开奖结果新浪 新疆时时彩官网10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 快乐8注册登录平台下载 幸运28走势图计划软件手机版 平特尾公式规律算法 最好的时时彩破解软件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